核心内容:在ATM上安装设备窃取用户借记卡信息和密码,继而复制此卡攻其花销。这样的行为性质如何?本文通过案例为您介绍, 希望对您有帮助。

  2004年3月,李某在中国银行某支行(以下简称中国银行)开办了长城借记卡一张。2008年12月,李某在工商银行某支行(以下简称工商银行)的ATM机上使用该借记卡取款时,犯罪分子赵某等人通过在ATM机上安装读卡器、摄像头等设备,窃取了李某借记卡的信息和密码。之后,赵某等人复制该卡,通过ATM机取现和刷卡消费等手段,盗取了李某借记卡内的资金共计9万余元。李某再次使用该卡取现时,发现卡内金额被盗,遂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调取了案发当天的ATM机监控录像,后将赵某等人抓获。

  李某因卡内资金被盗,与银行协商不成,遂诉至法院,要求判令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共同赔偿其卡内被盗资金及利息。

  该案在以下几个问题上存在争议:

  第一,本案是侵权之诉还是合同之诉?

  李某在工商银行取款的过程中,借记卡信息和密码被不法分子盗取。银行在为客户提供服务的过程中,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导致客户财产损失。李某既可选择侵权之诉,要求银行作为侵权人进行赔偿;也可选择合同之诉,要求履行合同义务有过错的合同相对方承担赔偿责任。

  第二,本案纠纷的性质是储蓄合同纠纷还是信用卡纠纷?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民事案件案由的规定》,储蓄是指客户将钱款存入储蓄机构,储蓄机构开具相关凭证,客户凭相关凭证支取存款本金和利息的活动。由于凭证的形式多种多样,如存单、存款合同、银行卡等,故由此产生的纠纷统称为储蓄存款合同纠纷。该纠纷的主体一般仅限于合同双方当事人。

  所谓信用卡纠纷,是指围绕信用卡合同责任和侵权责任发生的纠纷。信用卡合同责任包括违反信用卡相关合同义务而产生的违约责任、因合同关系引起的其他民事责任等。中国人民银行《银行卡业务管理办法》规定,所谓银行卡,是指由商业银行向社会发行的具有消费信用、转账结算、存取现金等全部或部分功能的信用支付工具。银行卡包括信用卡和借记卡。与信用卡相比,借记卡除没有透支功能外,也具有转账结算、存取现金和消费等功能。故信用卡纠纷中的信用卡可广义地理解为凡是能够为持卡人提供信用证明、持卡人可凭卡购物或享受特定服务的特制支付卡片,包括贷记卡、准贷记卡和借记卡等。信用卡纠纷的主体不仅涉及持卡人、发卡行,还涉及银行卡联网的其他成员,如其他入网银行、银行卡信息交换中心和其他相关专业性服务机构等。

  本案中,李某虽与中国银行就长城借记卡存在储蓄合同关系,但本次纠纷是因李某根据银行卡联网的功能持借记卡在工商银行自助银行交易过程中卡内信息和密码被盗而引发的,而不是李某与中国银行在存取款过程引发的纠纷,纠纷涉及的主体包括持卡人、发卡行和入网银行,因此,本案不属于储蓄合同纠纷,而应定性为信用卡纠纷。

  第三,本案各主体间存在何种法律关系?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电子支付指引(第一号)》、《银行卡联网联合业务规范》的规定和银行卡业务实际操作流程,李某在工商银行的ATM机上使用长城借记卡支取现金的过程实际为:李某委托工商银行ATM电子终端发出电子支付指令,该指令通过区域信息中心转发到中国银行,中国银行的应答信息原路发回,工商银行根据加入银联网时作出的付款承诺向李某支付相应款项,李某从而完成取款。之后,工商银行再与中国银行根据信息中心载明的清算数额理清业务资金。

  可见,本案各主体间的法律关系为:首先,李某与中国银行之间属储蓄合同关系;其次,李某与工商银行间属委托发起电子指令的关系;再次,工商银行与中国银行间属业务清算关系。

  第四,赔偿主体应如何确定?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于2004年颁发的《关于加强银行卡安全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规定,各商业银行对其他商业银行的银行卡信息应尽到充分保密的义务,没有尽到充分保密义务造成信息外泄的,应承担由此给其他银行和其他银行持卡人造成的损失。

  本案中,中国银行在履行储蓄合同过程中,并未泄露李某借记卡的信息,不存在过错,因此不应对李某借记卡资金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而工商银行在接受李某委托发起电子指令和付款过程中,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技术防范措施不到位,安全监控不力,在他人安装非法设备后未能及时发现、制止,导致李某借记卡信息被盗,因此应对李某卡内被盗资金等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作者单位:江苏漫修律师事务所)